2022-07-26

老高漫談 名為爭權益 實則搞插隊

1 min read
老高漫談 名為爭權益 實則搞插隊澎湖這個社會,有不少民意代表可能特權搞慣了,舉手投足間,都有特權味而不自知,甚至弄到在搞特權的同時,還以為自己是在為民爭福利。最近廣受各方重視的打疫苗優先順序,就是個最明顯例子。

老高漫談 名為爭權益 實則搞插隊

澎湖這個社會,有不少民意代表可能特權搞慣了,舉手投足間,都有特權味而不自知,甚至弄到在搞特權的同時,還以為自己是在為民爭福利。最近廣受各方重視的打疫苗優先順序,就是個最明顯例子。

台灣就是這麼回事。今年5月初以前,台灣還沒有爆發雙北疫情,儘管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定出了一個疫苗施打優先順序表,開始按表操課,發出疫苗給各縣市,要給排定第一順序的醫療院所執業醫事人員接種。

結果,一是醫護人員對於要打的AZ疫苗有疑慮,二是當時國內還沒有什麼疫情,所以第一順序的醫護人員,只有不到兩成的人願意打。不僅如此,第二順序、第三順序也很少人願意打。於是指揮中心把打疫苗的順序放寛到第八順序的65歲以上老人可以打,前三順序的同住家人,也可以打。

這種「孔融讓梨」的「禮讓現象」,經不起雙北疫情的爆發,全沒了。這時候,以前排定第一到第三順序而不願打的人,搶著打疫苗之外,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原先定的每一個優先順序列,都突然擠進來「不同優先理由」的族群,搶著插隊打疫苗。

就以第一順序的「醫療院所執業醫事人員」來說,擠進了診所的助理、清潔工、眼鏡行的驗光師。就連工讀生也水漲船高,被排進去了。擠進來的人之多,族繁不及備載。

第二順序的中央及地方政府防疫人員、第三順序的高接觸風險第一線工作人員,也同樣開始擴大解釋。任何在縣市政府工作的人,都想辦法被列入第二順序,連縣市議員、鄉市代表,也想以「政府人員」,搭上第二順序。

而由於「高接觸風險」的解釋範圍,像海洋般寬廣,勤走基層的民代,如果擠不進第二順序,也想利用這個高風險接觸,搶入第三順序。跑新聞的記者,更不遑多讓,也拿高接觸風險,要搶列在這個順序。

原先第七類順序的,只規定是「維持國家安全及社會機能正常運作人員」,但疫情嚴峻的當下,「維持社會機能正常運作人員」,經各方一路爭取,擴張到各學校教職員、幼兒園托育人員。

這還不打緊,我們澎湖的民代最近幾天又提議了,托兒所的保母既然可以列入第七類,在家庭裡當保母的「居家保母」也應該增列進去。聽說,經民代這麼一爭取,中央同意把居家保母列入第七類。

對這一現象,老高很有意見。我們提這種議的民代,可能不懂得「特權」的定義,也不理解「中途插隊」的形式是如何。他們更不知道,經他們這麼一爭取,會有多少人拿這個名義,插隊搶在別人之前打疫苗。

如果這些民代每天喊著打疫苗不能有特權插隊,那麼老高請問這些民代,你們幫這些居家保母爭取列入第七類順序,是不是在幫他們插隊?是不是以另一種形式的特權,提前他們的優先順序?

老高和澎湖上萬個65歲以上的老人一樣,從中央有這個優先順序表開始,就列為第八順序類。原先以為,可以按既定的順序,耐心的等到自己打疫苗的時候。

但是,千等萬等,這個第八順序的疫苗卻始終沒有個影子,而且,離疫苗打上手臂的距離,愈來愈遠。因為,前頭插隊的人愈來愈多。第八順序類一直被往後推遲。如果氣不夠長,真有可能等不到疫苗上身。

照我們民意代表的邏輯,似乎只要有工作的,都可以編個理由,往前面順序列插隊。那麼像老高這等退休的65歲以上老傢伙,想要打個疫苗,恐怕遙遙無期。

難道,一定要逼著65歲以上的老人,把身體弄出各種重大傷病、三高、洗腎的,或者去臥病在床,到長照機構躺著,才能優先打疫苗不可?

老高拜託我們政府官員、民意代表動個腦筋想想,你們這樣幫某些人或族群,爭取列入前面優先順序,就等同於是在大家公平排隊的順序中,幫人家插隊,排擠別人打疫苗的權益。這是在製造新的不公平,侵害其他人公平打疫苗的權益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