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-07-26

老高漫談 嚴格制止不願快篩的入境客

老高漫談 嚴格制止不願快篩的入境客幾十年的記者生涯,老高看過各種各樣的人。也因此,老高一直相信,我們縣府對入境旅客的快篩令,肯定有人會去挑戰,不願快篩。這就好像法令規定,開車不能闖紅燈,還是有人要硬闖一樣。

老高漫談 嚴格制止不願快篩的入境客

幾十年的記者生涯,老高看過各種各樣的人。也因此,老高一直相信,我們縣府對入境旅客的快篩令,肯定有人會去挑戰,不願快篩。這就好像法令規定,開車不能闖紅燈,還是有人要硬闖一樣。

說到防疫,澎湖人對於疫情應該如何防範,意見雖然分歧,但對於在機場設快篩站,篩檢入境旅客,先期堵住疫情的這個作法,澎湖人的意見幾乎一致。

老高之所以用「幾乎」,沒有用絕對的字眼,是因為澎湖還是有極少數的人,以政治、地域意識凌駕澎湖人防疫的公共利益,反對全面入境快篩。

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,這個月1日的樣子,那個在機場大廳,對著縣府人員大叫,不能強制快篩的女記者,就反對澎湖縣政府對入境旅客全面快篩。還有,我們前縣長陳光復,也反對縣府在澎湖機場全面快篩入境客。

這一女一男兩個人,反對縣府在澎湖機場全面快篩入境客的原因,究竟是出於政治意識,還是對澎湖疫情極具信心,認為澎湖人天生百毒難侵,老高不敢妄加臆測。

但以這個女記者的老公,日前在澎湖縣政府記者連絡群組裡,以記者「職業特殊性」,提議縣府「調整記者施打順序」的作法看來,老高覺得這對記者夫妻,似乎還是很擔心病毒,很想先打疫苗。

這個女記者對防疫的態度,是矛盾的。她反對縣府在澎湖機場全面或強制快篩入境客,先期防堵病毒入侵澎湖,自己的老公卻又想以記者的「特權」要縣府調整疫苗施打順序。這樣的作法,老高不得不批她們這對原籍都不是澎湖的夫妻,只顧自己安生,不顧澎湖大眾安全。

這樣自利的想法,也出現在某些中央機關派在澎湖的人身上。根據縣府的說法,民航單位、行政院農委會派在澎湖工作的幾個人,在入境澎湖機場時,都以中央規定不能強制快篩的理由,不肯快篩。

對這些原籍不在澎湖的人,老高得多說兩句話,勸勸他們,也藉這個機會,告訴那些反對入境全面快篩的人,包括陳光復,包括其他中央單位派在澎湖的朋友,即便不想聽賴峰偉的話,也應該聽聽蔡英文總統的呼籲。

蔡英文說,病毒沒有政治,病毒是我們唯一的敵人。蔡英文還說,「同島一命」。住在澎湖這個離島縣的人,不管你從台灣哪個地方來,在什麼機關行號工作,對澎湖,都要有「同島一命」的觀念。

澎湖當前能阻絕病毒入侵的最強有力方式,就是將機場港口的關卡嚴格把住。我們不僅要對入境的台灣客篩檢,也要對返鄉的澎湖人快篩。絕對不容一絲空隙。

基於這個社會多元,不顧公共利益的人必然會有,老高相信,一定有一些自以為是的傢伙,想挑戰澎湖機場這條疫情的防線,不願快篩。

因此,老高建議縣政府,對這種不顧澎湖人防疫公共利益的人,除了開單處罰之外,也根據他在澎湖的居住地,派警察單位在他的住宅釘上巡邏箱,定時巡邏,掌握他們的行止,以防他們把病毒帶進澎湖的萬一。

當然,這也可以讓我們澎湖人,對這種沒有經過快篩而入境澎湖的人,知所防範,保持安全距離。他們講求自己的人身自由權利,我們澎湖人也有防止被染上病毒的知的權利。

上個月,一個自台灣返鄉的澎湖人把病毒帶進澎湖,破了澎湖保持一年多的零確診,還感染了另一人的痛苦事例,已經夠讓澎湖人刻骨銘心的了。我們絕對不要再有第二個這樣的例子出現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